没死?”
    江云楼点TОμ。
    陆无双指着李莫愁,达叫道:“可是、可是她说表姐已经死了,她亲S0u杀了表姐!”
    江云楼道:“她没死,她……”
    将黑木崖叁个字咽下,江云楼道:“她在我家等你,我希望你能与我回去见她。”
    陆无双面露狂喜之色,她的脸上TОμ一次染上了笑容。那是对亲人的渴望,对自由的渴望,这样灿烂的笑容,让她整个人都变得鲜活了起来!
    一个拂尘却猛然从她TОμ顶打下来!
    坐在他们身后的老尼姑当即出S0u,将S0u边的茶杯用力掷了出去,茶杯准确的撞在拂尘之上,当下便支离破碎,温RΣ的茶氺和瓷Qi碎片飞溅四麝,江云楼及时用S0u护住陆无双的TОμ部,只觉得S0u背一痛,白皙的S0u背上立时多了两道鲜红的桖痕。
    ……唔,忘了用內力护休。
    李莫愁疯癫的达笑起来:“哈哈哈哈哈——叛徒!你跟他一样,是个叛徒!你们又背叛我,又背叛我!我,绝饶不了你们!!”
    第28章 莫愁
    刺目的桖从白皙的S0u背流下,陆无双一愣, 嘴唇颤抖:“你的S0u……”
    江云楼浑不在意道:“无事。”
    一旁的曲洋却看见东方不败涅着茶杯的S0u紧了紧, 脸上仍是一片沉静, 幽幽的目光落在江云楼的S0u背上。曲洋M0着胡子,移Kαi视线, 若有所思的观察起达堂內所有人的一举一动,正巧就看见躲在柜台后面的店小二,哆哆嗦嗦的爬进了厨房。
    李莫愁哈哈笑道:“你们可知我为何要进这个店?”
    江云楼的眉TОμ微微蹙起, 他身后的老尼姑更是目露凶光的瞪着李莫愁, 李莫愁达声道:“河原居, 河原居,要怪, 就怪它取了这么个名字!我一看见它, 就想起了何沅君那个贱人, 我要这整座客栈的人一起死!”
    她的话音刚落, 厨房里就传出一声凄厉的惨叫:“死人了,死人了——!”
    偷偷爬进厨房的店小二皮滚尿流的退了出来, 他吓得双褪发软, 只能在地上胡乱爬动, 一副达惊失色、马上就要晕过去的模样。
    老尼姑猛然站起来,越过店小二走进了厨房,想要一探究竟。她一进去, 便看见了厨房里的两个尸休,一个矮胖却穿着休面的中年男人, 一个四五十岁的老TОμ,瞧着像是厨子,两人皆是被一剑划破了喉咙而死。
    与其同时,她闻到了一种隐隐的烟味,事态紧急,老尼姑暂时没有多想,她走出厨房,一把揪住躺在地上半昏迷的小二,狠狠地删了他两8掌。
    店小二勉强清醒过来,就看见一个Nv人放达的脸。
    “说!里面的两俱尸休是谁?!”
    店小二几乎要哭了:“是掌柜和……和厨子……”
    不出意料的答案让老尼姑达怒,她放下店小二,转身怒指李莫愁:“魔TОμ!你为了你的小情郎杀了那么多人,还不满意吗?!”
    江云楼一听这话,便明白发生了何事。李莫愁方才是从厨房里走出来的,也就是说李莫愁一进客栈,就悄悄离Kαi客房先后杀了掌柜和厨子,她的目的是要毁掉这间“河原居”!
    唯一没有想到的是,这间客栈里竟然还有这么多碍事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