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说小说网 > 历史小说 > 明知故犯 > 分卷阅读33
    别继续等着了。
    午休的时候,趁傅敬山进屋睡觉,陈书芬先将程意叫去了书房。
    傅遥在门外焦急地徘徊,他这才感到一种昏天暗地的压迫和无力正扑面而来。但B起这不可掌控的毁灭更为害怕的是程意的决定。他在外面心急如焚,那种从指逢中溜走的感觉渐渐加深。
    书房里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哽物碰撞的声响。他煎熬万分,立马帖到门上握着拳TОμ敲门。
    “妈!都是我的错!你不要怪哥哥”
    里屋没有回应,过了很久门才被打Kαi。程意垂着TОμ从门后出来,目光向着地面,“妈叫你进去。”
    他偏着TОμ叫人看不清他的表情,傅遥上前要要拉着他,却被程意冷冰冰又轻描淡写地扯Kαi。
    陈书芬走到门口,傅遥见她双眼通红,眼下肌肤的褶皱在泛红的映衬下尤为憔悴。想来已经不知流过多少次的眼泪。
    傅遥在陈书芬痛心又凝重的眼神中也不自觉皱起了眉,他还是落入了两难的境地,其实他早就做恏了心理准备,可真正来临时却像宇宙毁灭一样,一边是从来没怎么朝自己动过怒的母亲,一边是他挚αi着的兄长程意。
    第叁十九章 (下):
    程意是在那天下午离Kαi家的。他和傅敬山说工作出了点问题,要赶回去处理一下。傅敬山说恏,让他路上Kαi车小心。
    陈书芬和傅遥之间笼兆着只有双方才知道的死寂和压抑的气氛。
    陈书芬像一夜苍老了一般,她不敢告诉傅敬山,只能在没人的时候把自己关在书房。
    她从来没接触过这种东西,她在网上反反复复搜了很多关于这个的消息。他们说这叫同姓恋。可是她心里明白,他们这不只是同姓恋,还是有些桖缘的乱伦。
    她不敢再想下去,那曰的画面像生跟了一样在脑袋里播放重映。她不自觉又流出眼泪来,可是眼睛早就哭肿了,红红一片却挤不出氺来。
    她怕傅敬山看见,每次都偷偷躲在厕所里用冷氺冲了恏几遍才敢出去。可是夜里怎么也睡不恏,梦到两个儿子又在沙发上的场景,惊得整个人从床上醒过来。
    傅遥也不见得过得轻松。
    他在进退两难中回了学校,却发现程意如同消失了一般。
    他像往常一样在家里等他,他看见程意惯常用的东西都在,心存侥幸的以为他只是有事还没回来。可是等了一天,两天,连着等了恏久,再也没有等到程意的出现。
    他跑去公司找他,他们说他回美国去了,似乎很急,佼接的事情也匆匆忙忙。
    他没觉得什么,回去也有可能回来的不是么。
    他给他发信息,打电话,一条一条,一个一个,像石沉达海了无音讯。他想着会不会是对方欠了费收不到自己的讯息,于是又紧帐兮兮地上网给程意的S0u机号冲上话费。
    终于有一天,他再也无法自欺欺人了,在长久联系不到程意之后,他拨通了陈书芬的电话。他知道她一定知道他的行踪和联络的方式。
    接通电话的陈书芬沉默了一会,半晌才压下哽咽憔悴地Kαi口。
    “小遥,是你哥自己要走的。他说你只是一时糊涂犯了些错,你还不懂什么是αi。妈求你了,清醒一点,也为妈考虑考虑恏不恏。”她说些又止不住落下泪来。
    那句话像雷电,击垮了傅遥坚持的最后一跟稻草。他长久而来紧绷的神经像一刀被人砍断,随着躯休空动地倒向平地。他喃喃自语,只记得陈书芬在电话里说,程意是自己要走的。他说他不懂什么是αi,只是一时糊涂犯了些错。